请选择地区
玉田泥塑
白沟泥塑
泊头泥塑
隆尧泥塑

    “夜里削小笛,白天画泥人,泥人一上集,就赚一石米,闲日下庄喊:破烂换泥人”。这是玉田当地流传的童谣,也是对过去玉田泥彩塑生存状态的真实写照。

      玉田泥彩塑的主要产地在河北省玉田县西高坵村、戴家屯村,在泥人繁荣的年代,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农闲时进行泥人制作。玉田泥彩塑的特点是造型概括,设色明快,率真豪放,简约强烈。纹饰繁简得当,形象质朴有趣。在造型上重点塑绘正面,而且塑造较为粗放,只是塑造出人物大致的四肢位置与面部关系,其他细节均靠彩绘进行补充。俗话说“三分塑七分彩”,玉田泥彩塑巧妙地采用了借色绘彩和以绘代塑的绘色表现手法,色彩上运用勾线和填色相结合的手法,在白色的底子上采用墨线勾勒绘出眉目、服饰、盔甲等,以黑色村托出彩色的艳丽,此外采用红、黄、蓝、绿等品色或平涂或点染,着色手法粗犷而奔放,点线面勾抹自然,色彩对比生动,形成了大俗大雅的艺术特色。

      玉田泥彩塑的形象不以具象写实作为造型标准,而是简洁夸张,拙而不陋,具有鲜明的童稚旨趣。作品所显露的是人们最为本真的情感,造型手法与审美情趣具有原生态的意象特征,如同人类早期文明的艺术体验,用未经污染的眼睛和心灵去表现外在世界和内心世界。这与毕加索追求的“用儿童的眼睛来看世界”有着异曲同工的含义。       玉田泥彩塑的作品大多是采用印坯的方式。印坯的模具分为两片,造型上要尽量避免口小肚大的凹槽,否则在脱模的时候就会出现泥型受损的情况,如果每个坯体都进行修补,必然使效率降低,而玉田泥彩塑针对的低端市场是以量产占据市场份额的。因此,最佳的造型方式应当是印坯之后不要花费大量精力修坯,晾干后可以直接着色。为使造型有利于脱模,形体的起伏被压缩得非常小,背面索性省略掉,直接为光面,而背面的小孔也是为了便于脱模所留的工艺孔。实际上,在正面的造型起伏中,也并非面面俱到,很多细节都是在彩绘时才画上的,通过印制出的素坯可以非常明确地看出这一点。玉田泥彩塑模具印制的方法使得泥彩塑的制作更简易,容易上手。在玉田泥彩塑的繁荣时期,家家户户都制作泥货。但是能够制作泥彩塑原型的也是少数人家,通常某一户捏塑出一套原型后,可以翻制出很多套模具,而农村的生活形态通常是同一个村中许多人家都沾亲带故,亲朋之间互相借模具进行复制,不同的家庭作坊采用同一模具原型的情况非常普遍。所以印坯手法的采用,使得一个家庭乃至家族中的男女老幼都可以参与到泥货的制作当中。最早使用模具印坯的艺人已经不可考,但是北方地区的山东高密泥彩塑和河北白沟泥彩塑也大多采用印坯的方式,它们之间在历史上是应该有着相互交流和借鉴的。同时,玉田地区临近唐山,唐山是著名的陶瓷产区,陶瓷制作中翻制模具是重要的工艺手段之一,这些工艺也有可能被借鉴到玉田泥彩塑的制作当中。

      绘色方面,玉田泥彩塑以往多采用品色绘制。品色是过去农村家庭经常使用的染料,通常是粉末状,成包出售。其特点是售价低康,色彩艳丽;缺点是不能重复描绘,覆盖力低,两种不同的颜色混合可能变脏,在阳光下颜色褪色很快,通常一年左右颜色就变旧了。底色采用的白土颜料,也是过去农村经常使用的染料,俗称“大白”。粉末状,无颗粒,覆盖性好。白底色是玉田泥彩塑视觉效果的基础,相比泥土的本色,白色可以衬托其他色彩的艳丽和墨线的醒目,如同绘画前铺好的白纸。这也是民间艺人的聪明智慧所在,是经过一代代尝试和借鉴总结出来的民间美术经验。实际上,这种手法在北方的许多民间泥彩塑都是不约而同地采用了白色作为底色,然后施以艳丽的品色的手法。白粉打底,色彩有了白色的分割,再加上墨线的勾勒,易于协调。但用色并非均等,而是以点、线的结合和面积的大小增减使泥人体态色彩自然产生色阶层次。在色彩关系上,白色与任何颜色都协调,常常在装饰绘画中用以勾边,以使整个画面和谐,而民间艺人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实践中采用了这一手法。       玉田泥彩塑还有带笛装置的声响类玩具,赋予了它鲜活的趣味性。通常的手法是在作品底部扎上一个麦秸秆做的哨子,一般都是小型的泥货,大多为小鸟、小鸡等作品。其大小尺寸,握持方式都比较符合泥哨子的特点,普及面更广,也更符合儿童混玩具的形制。这样除了观赏把玩之外,还可以吹响。虽然简陋,吹的时候嘴上经常会黏上泥土,但是对于农耕时代乡间的儿童来说,却是极其有趣的耍物。       玉田泥彩塑是伴随着农耕社会的生活形态而产生并且发展的,它的根基来源于劳动人民对生活的美好追求,对美的发现创造、应用欣赏能力的提高和对未来的向往,从中我们可以体验到民间文化质朴、纯真的本源特点。

代表人物

      白沟泥彩塑的制作,与玉田非常接近,主要也是以模塑为主。先以泥塑形,塑好后翻制模具,然后印坯成型,可以成批地复制泥坯,泥坯经过风干后,以白粉打底,然后再施以彩绘。白沟泥彩塑也秉承着“三分塑七分彩”的制作规律,规格大到60厘米,小到5厘米,非常丰富。其造型简洁,色彩鲜艳,形式朴素大方,墨线流畅活泼,具有喜庆欢乐的造型特征和亲切动人的乡土风格。

      白沟泥彩塑是当地许多泥彩塑专业村的总称。实际上具体到每一个村子其制作的题材内容也不尽相同,北刘庄、南刘庄,辘轳把村和小谢村有着各自的特色。

      北刘庄和南刘庄的泥彩塑以人物和动物为主,均为模制,先做原型(当地称为“子儿”)。用子儿翻模,以往将模子入火焙烧成陶,后多采用石膏翻模,然后用模子印制泥塑。这类泥彩塑造型简洁,给人的感觉是朴实大方、喜庆欢乐,其中以泥娃娃和戏出最为典型。泥娃娃有抱鱼娃、抱鸡娃、抱花娃等,大的有40多厘米高,小的约10厘米高。戏出是指取材于戏曲人物的泥人,有单人、双人、三人等多种形式,大的近60厘米高,小的约15厘米高。双人的一般是单独制作,然后并置摆放,也有连为一体,整体制作的。三人的通常是单独制作,也有一类是整体制作的,出于一模,形成连体式。这种形式的构思必须兼顾三人,既要形态各异,又要合为一体;既要充分表现人物神态,又要保证体态坚固。       辘轳把村的泥公鸡制作方法与北刘庄基本相同。该村离白沟镇只有0.5公里路,除了制作泥公鸡之外,也制作一些小型的泥玩具,像孔雀、小猫、小狗等,但是以泥公鸡的创作最为精彩,也最为著名。       小谢村则主要制作陶模子,也就是过去华北地区普通的一种泥玩具一一泥饽饽,老北京人称之为“腊腊罐儿”,基本造型是接近碗底大小的浮雕模子造型,形状像平底的小碗,将黏土填压至陶模子之中,可以磕出与之相对应的泥浮雕造型。陶模子为暗红色陶质,与红砖相差无几,扁圆形,大的直径有8厘米左右,小的直径约5厘米,厚1.5厘米,模子内镂刻有图案。这些图案都具有稚拙单纯的特点。通常陶模子经过烧制,有一定硬度,但吸水性很强。儿童把玩时,准备一点胶泥,捏成泥饼状,摁压到陶模子里面,然后将泥饼磕出来,就得到了一个带有图案的小泥饼,老北京人把这项游戏叫作“磕泥饽饽”。小陶模的题材非常广泛,据不完全统计,有数百种之多。这些陶模玩具的图案造型非常简练,高度概括,一般都是呈圆形。当然,这是受到工艺限制的必然结果。几个村的泥彩塑各有所长,也各具特色,共同构成了白沟镇泥彩塑生动多样的面貌。       无论制作哪一类的泥彩塑,当地艺人都非常重视用料的选择,讲究“半胶半沙”,即泥土中的黏土与细沙土比例必须合适。白沟河旧河道两边的泥土正好符合这个要求,这正是白沟镇之所以盛产泥人的物质基础。泥人出模以后,最好风干,不宜暴晒。尤其盛夏季节,气温很高,泥胎表面很快被晒干,立即开始收缩,而内部尚含水分,收缩比例不一致,就会燥裂。冬季,出胎的泥人要防止冻坏。胎体里的水分如果结冰,就会使泥人变酥。春节前夕,泥人的需求量增大,艺人们常常会在家里生起炉火,烘烤泥胎,待烤到八九成干后,再拿出去晾晒。泥鸡、泥人的底色全部使用大白粉,调以水胶。一斤白粉可涂大公鸡三十几个,或涂大戏出二十个。白粉调上水胶之后,必须尽快使用,否则就会“走胶”,“走胶”后再用起来就不黏了。天气热的时候,尤其容易“走胶”。

      白沟泥彩塑的绘色手法非常具有特色,可以将之称为“底色破彩”。底色破彩是在底色上用鲜艳的色彩描绘形象与纹样。黑、白、金、银、灰作为装饰色彩中的“补救色”,可以与任何色彩相协调,在底色上绘色,可以拓展色彩绘制的自由度,并能对最后的完成效果提供有效的保证。这种手法类似于国画技法中的“破彩”手法。白沟、玉田的泥彩塑手法接近,多是在浅底色上以红色或绿色进行破彩,由于都是采用品色绘制,所以色彩显得非常鲜艳,再加上使用白色来拉开色差,饰以红、黄、绿等中间色阶,使得作品在明度上有阶梯感,颜色纯而不愣,既丰富而又沉稳,然后用墨线勾勒出纹样的轮廓。这种手法以黑白两色作为中间色,将鲜艳的色彩逐块分割,尽管色彩对比非常强烈,但色彩的面积被黑白两色划分为小区城,显得更加协调,展现了民间艺人们对于色彩处理的高超技巧,充分说明了“颜色跑了墨当家”这一绘色原则中所蕴含的科学性。这种手法与民间木版年画有着相似之处,墨线的勾勒使得整个形象突出鲜明,色彩也更加艳丽动人。

      另一个特点是大多数小型泥人都带哨,即用一截苇子削一斜口.插上一块小锡箔,安在泥人的头顶上,背上留个气孔,用力一吹,哨子就响。泥彩塑生产的季节性在白沟镇并不突出,虽然春节前后达到高潮,但是在年中的其他季节,也随时都可以买到。

代表人物

      泊头泥彩塑的种类繁多,各具特色,在河北的民间泥彩塑甚至是全国的民间泥彩塑产区当中都是不多见的。俗话说“各村有各村的高招”,这句话在泊头泥彩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自古泊头当地就流传有一段顺口溜:“寺门村的娃娃,黄屯的鼻(哨)儿,范庄的小簸箕儿,拿手要数三痴斋(军西村)的小泥人。”泊头附近的农村都以家庭作坊模式制作泥玩具,但是每个区城村落的制作内容、工艺手段却不尽相间,有的甚至差异很大。尽管有着互相学习和借鉴的情况,但是泊头地区的民间泥彩塑品类之多、题材范围之广,的确令人为之惊叹。

      泊头泥彩塑中大部分属于乡间儿童所戏耍的“粗货”,像泥娃娃,泥鼻(哨)儿、小你簸箕儿,这些都是以价廉量大来占据市场的。这些产品各具特色,也各有引人入胜之处。泊头泥彩塑的专业制价村也不仅限于顺口溜上所说的几个村落。如寺门村泛指周边的多个村庄,黄屯村也带动了周围的几个村庄,范庄也是指周边的三到四个村子,当时泊头的寺门村、黄屯、范庄等泥彩塑专业村几乎是家家都在做泥人,从业人员的数量相当大,据推测,从业人员总数在千人以上,这些从业者大多是农民。并非纯粹以做泥人为生,基本都是在农忙的时间干农活,农闲跟晚上捏泥货,用以补贴家用。

代表人物

      河北隆尧县,拥有悠久的泥塑制作传统,其泥塑大多取材于民间故事、神话传说和古典名著。其作品用料讲究,色彩明快协调,造型神形兼备。

      隆尧县的传统习俗丰富,许多习俗与神灵崇拜有关,这就造成了与民俗相关的许多手工业的兴盛。由于传统信仰和习俗的原因,过去邢台地区特别是隆尧周边地区几乎家家都供奉神像,所以在销售方面有数量的保证。至今在隆尧的很多村庄仍能看到许多人家还保留着神龛,而神龛内供奉的神像以土地”“仓官”“灶王”“南海老母”(观音菩萨)居多。由于每年都需要将旧神像送到庙里,然后更换新的神像,这也就为隆尧泥彩塑行业提供了非常丰厚的市场需求。此外,庙会上的送子娘娘庙往往需要大量用来拴娃娃的小泥人,这也是对泥人的重要需求之一。拴娃娃的形成与专以求子、保子为主题的送子娘娘崇拜有关。庙里的管事通常会准备大量的泥娃娃,凡来求子的妇女在许愿供奉之后,来到娃娃山,相中哪个小泥娃娃,就用一根红绒绳系在脖颈上,偷偷带回家中,据说半夜便可投胎,十分灵验。隆尧殡葬行业所扎制的纸人童男童女,头部都是采用泥彩塑制品。需要各种大小尺寸的泥人头像。这类祭祀用品也成为隆尧泥彩塑的又一重要销路。纸扎也是中国传统丧葬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是用彩纸扎制成许多衣食住行用品,甚至包括服侍死者的侍者、仆从,然后在祭奠仪式上焚化以示送给死者在阴间享用。可以这么说,降尧泥彩塑在民俗学的意义上非同一般,是河北民间泥彩塑中独具特色的一支。

      隆尧泥彩塑主要表现的是各类神佛仙道,过去由于普通的民众都对神明有着敬畏的心理和趋吉避凶的意愿趋向,对于隆尧泥彩塑大多是一种较为恭敬的购买态度,称为“请”神。也正因如此,隆尧泥彩塑不同于河北其他地区的泥彩塑品类。像玉田泥彩塑、白沟泥彩塑里大多属于泥玩具的范畴,主要的消费群体是儿童,对于这类儿童玩具,把玩的成分比较多。隆尧泥彩塑不是作为儿童把玩的泥玩具,而是价为神的灵性依附,成为超越日常生活的精神寄托。

      隆尧泥彩塑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具有民俗习惯的家庭,有一定的地城性限制。隆尧泥彩塑的原料为当地所产的胶泥,经过淘澄锤制,将生泥炼制成熟泥,然后使用模具进行印坯,脱制成形,晾干后涂以白粉底色。再施以色彩即成。其产品造型古朴、色彩对比强烈,有着非常浓郁的地方特色。其制作过程分为取土、晒土、泡泥、捶泥、踩泥等工序,经过这样炼制的泥土光滑没有颗粒,就像和的面一样,经久不裂。泥炼制好后被将其摔块堆积起来,随用随取。使用的模具大多是祖辈传下来的,多为陶制。

      隆尧泥彩塑的制件者多是乡间农民,与学院派造型不同,艺人们扬长避短,大胆提炼、概括、取舍、夸张,取其粗、俗、野、土等特点,使其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在造型上极为简约概括,动态上比较端正,变化不大,基本上是站姿或坐姿,通常采用对称式构图,稳重中透露出威严端庄。这与隆尧泥彩塑的内容密切相关,隆尧泥彩塑端庄严正的坯体正符合供人膜拜神仙的身份特征,仅从坯体来看,造型就像是一坨泥疙瘩,看似随意,实则简练到了极政。       隆尧泥彩塑的色彩绘制采用白色打底,大红、桃红、绿、黄、蓝、黑进行组合,用笔肯定,以线为主,通常以黄色作为较大面积的平涂。然后在黄色底色上以红色或绿色进行破彩描绘,色彩的叠加产生了色相和明度的变化,不经意的留白和叠色,重意轻形的检绘色手法,形成了类似于国画大写意的效果。开脸儿则相对细致一些,开脸貌似简单。主要是眉、眼、嘴三个部分,但是简单的几笔勾勒,高下立判。精彩的开脸,神气完足,意志备至。老年少年、男性女性、神佛凡人,其比例、气质,全在寥寥几笔,便呈现出全然不同的视觉特征。神佛的端庄、童的稚气,跃然而出。神佛类的造像,基本是细目顺眼、慈祥和气、仙气飘飘的长者形象,这也符合人们对于掌管一方神灵的心理期许。年齡大的人物的眼和嘴的距离较长,和成年人的面部比例相吻合。童子(娃娃)开脸都是浓眉大眼,眼睛的比例较为夸张,嘴小而紧凑,脑门比较大。这也是符合儿童面部的特征,让人一见就感觉到儿童的天真烂漫、快乐无邪。这些都是民间艺人们经过长期的观察和生活实践得来的造型经验,仅进用寥寥几笔便使之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隆尧泥彩塑在在绘色上可以称得上是惜色如金,极少有精描细化的纹饰装饰,手法简练粗犷、干脆利索,绝不拖泥带水,颇有燕赵大地的豪迈之风。一件泥彩塑里的绘色通常由帽饰、衣饰、四肢、面部几部分的绘色组成,每个部分都是简化到无以复减。绘制一个全身的童子(娃娃),仅以桃红色勾画出胳膊和双腿胸腹处以一片面积较大的黄色打底,其上以破彩手法勾画一条绿色、两条红色,墨线勾边,形成类似于肚兜的造型,头发一笔带过,然后开脸即成。所有的用笔加起来不过十几笔,就构成了鲜话生动的一件泥彩塑作品。

      隆尧泥彩塑的另一个特点无声响,不加哨子。这也是与其题材息息相关的。出于对神明或逝者的敬畏,作为祭祀或供奉使用的泥人,不能给小孩子进行把玩,有项皮的小孩偶尔拿来玩耍。,也会被大人制止。因此,隆尧泥人在这方面完全不需要考虑娱乐的功能,这与河北其他泥彩塑产区有着很大的不同。
代表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