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人张”彩塑起源于消道光年间,距今约有160 年的历史。它根植于中华文化沃士,受民族传统文化的滋养而繁行。它循系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文脉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民族性特色,在演进、变化、发展中逐渐形成了特有的美学特征、审美追求、造型规律、工艺技巧与塑绘技法。它是植根于中华大地的本土艺术,具有强烈东方情调的民间艺术「1类。这里拟从“泥人张”彩塑产生的背景、“泥人张”彩塑的繁衍与发展、“泥人张”彩塑的风物背景与地域心理 彩塑的艺术特征、“泥人张”彩塑的现状等几个方面分别加以论述。      “泥人张”彩塑创作题材广泛,构思巧妙,造型生动,形象真实,色彩明快,造型与色彩和谐统一,这是“泥人张”彩塑艺术的基本特征。如果要更深人地探索、了解以至掌握“泥人张”彩塑艺术的全貌,就应追索孕育“泥人张”彩塑艺 术的地缘、历史、民俗、本原等成因状况,这些因素是“泥人张”彩塑艺术孕育生成的土壤,繁衍的根脉。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泥人张”的原生地天津,是一个港口城市。“泥人张”的出现和“泥人张”彩塑艺术的形成,正是得益于天津这一方宝地。天津的地理环境以及由此形成的人文环境,才使得“泥人张”得以萌生与发展。早在4000万年前的自然变迁,自然鬼斧神工使得一片汪洋大海渐渐隐去,而呈现于自然空间的是块越出海平面12000平方公里的大地,这块土地便是今天的北方重要港口城市一一天津的雏形。

      天津简称津,别名津门。天津始于隋朝大运阿河开通时期,唐中期侧建水陆码头,金代设“直沽寨”,元朝设“海津镇”,是重要的军镇和粮运中心。明朝为加强防务,永乐二年正式在天律设卫,清朝又将卫合一,归属天津。由于天津这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其地理环境以及防务重地与码头或港口的确立,方面集结了大量军人群体及其随军成员,以此而带动了物流,商业的发展,另方面漕运使得天津经济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至明代中叶,天津已经成了一个漕运中心,当时行驶在大运河中的运粮船,多达万只。漕运除了运送粮食之外,还承担着运送食盐的重任,粮食和食盐这两大漕运业使得天津人口密集,百业兴旺。到了18世纪中期,天津已成为北方的商业中心和第一大口岸。据《天津卫志》记载:“天津去神京二百余里,当南北往来之冲,南运数万之漕悉道经于此,舟楫之所式临,商贾之所萃集,五方之民所杂处...名虽日卫,实在一大都会所莫过也。”这就是天津辉煌的历史写照。

      天津地理环境优越,其地处渤海湾的华北平原北部,位于海河下游,东临渤海,北依燕山,西靠北京; 海岸线北起涧河,南至岐口,长约133 公里。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四季分明的宜人气候、丰富的物质资源,特别是由运河与海河干流构成的水系资源,都为其成为地域性的民间文艺的原发地提供了良好的基础。由于地方经济的繁荣,依附于经济的地方文化有了相应的发展。其中军旅文化与商业文化等多样文化形态的融合交织,又在海河文化的滋养中形成了其独具特色的多元性地域文化。也正是这片土地,使津城民间文化艺术的产生成为必然。“泥人张”以及“泥人张”彩塑艺术就是这座津城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支民艺之花。

      毗临天津西站的大丰路,交通便利,商业发达,著名的“泥人张”家族及其事业就在这津西韦驮庙东街3 号的小院内生根、开花、结果。“泥人张”家族居住的津西临近铁路和津城水系码头,得益于水路的物流交换,老街又聚集繁杂的人群,集结了旺盛的人气,于是生存在这样环境中的“泥人张”几代人,就深深地扎根在市民阶层审美理想的沃土中。来自民众中那些丰富多彩的民生、民风、民习、民俗等题材,成为“泥人张”创作的不息源泉,它激励着“泥人张”,也润泽着“泥人张”。

代表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