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锅子花到泥老虎 ——高密聂家庄泥彩塑的前世与今生


作者:顾浩


山东高密聂家庄泥彩塑在中国民间泥彩塑中有独特地位,2006年聂家庄泥塑被文化部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也是山东省第一个获此殊荣的民间泥塑项目。


泥塑的往事

进入聂家庄,无论碰见哪位老人,谈到泥塑,人人都会吟唱起这首民谣:“聂家庄,朝南门,家家户户捏泥人。”此民谣起源何时,已无需考证,但是,老人们都异口同声地告知,从他们记事开始,一直到三四十年前的聂家庄确实就是这样,这是过去聂家庄的最真实写照,歌谣生动地描述出过去聂家庄泥彩塑制作普遍程度。

与此民谣一样,另有一首也在村中脍炙人口:“聂家庄,朝南门,吃了菇仔捏泥人。”菇仔,高密俗语,意思即为水饺。在缺衣少食的年代,普通农户每年也只有过大节日才能吃上水饺。过去,在高密民间,过年的水饺也分几个档次,白面水饺主要省给老人和孩子,粗面水饺才是一般农户的难得牙祭。此歌谣有两层含义,一是说泥塑制作是有效的谋生手段,捏泥塑的农户,吃饺子可能是家常便饭。二是说泥塑销售的旺盛。在山东地区,每年春节都必吃饺子,吃饺子的季节也就是农人们消闲休息时光。做泥塑的农户则不同,他们即便在如春节这样的大节日也不能休息,大年初一早晨,一家人享受了饺子的美味后,又要开始忙于应付供不应求的市场,继续开始捏泥塑的营生。

另外还有一首:“孩子孩子你别哭,聂家庄去买老虎,咕嘠咕嘠[1]两毛五。”这是长辈哄孩子的童谣,大约流行于20世纪后半叶,说明了当时聂家庄泥塑作为玩具在民间的流行程度。

当年,聂家庄泥彩塑代表人物聂希蔚曾好奇地问过老人们,聂家庄泥彩塑究竟起源何时?得到的答案是,老爷爷的爷爷就一直做这个。老人们告诉他,聂家庄泥彩塑是从“锅子花”发展过来的。锅子花就是山东民间逢年过节燃放的一种烟花,主体由泥土做成,中空填埋火药,焰火往上爆炸,用完后留下泥土立体造型,老百姓们要不将五彩缤纷的泥土壳子给孩子们玩耍,要不就将其“摆桌”成为观赏品。聂家庄艺人们正是抓住了民间习俗,逐渐开始做独立的泥塑售卖。聂希蔚儿时,聂家庄还有很多做锅子花外壳的农户,不过当时泥塑已经占据了绝大多数,锅子花开始日暮阑珊。

聂希蔚说,他童年时,聂家庄泥彩塑的基本形式与结构与今天所见基本一致。当时拉响泥塑占据了产品的大部分,无疑,结构和工艺相对复杂的拉响泥塑出现晚于普通泥塑。也就是说,至20世纪初期,聂家庄泥塑的造型形式已经系统完善。


  

  泥塑艺人

至2013年,据不完全统计,聂家庄东村和西村共有约二十多户还在制作泥塑,其中东村约占四分之一。每年做泥塑的艺人有一些变动,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艺人属于半职业性,也就是他们除了农业和泥塑外还从事其他行业谋生,或属于年老多病人员,他们只是零星制作,或仅仅从事制坯初加工。村中制作大户很少,如:聂仁传、张清先、聂升传、聂臣希、聂宏希等,他们除了打理自留地之外,其余精力全部从事泥塑。

村中艺人家庭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一是“制货大户”,就是出货量很大家庭,他们一年四季都做,产量大、销路广。这类制作户一般男性户主手艺精湛而高超,声誉有口皆碑。

二是“销货大户”,这些艺人家庭都自己制作泥塑,但产量不大,主要特长和精力在拓展销售渠道,大部分产品为转手自其他艺人。他们亦有两点特别:首先每户有专门人员外出联系销售,售卖手段多元化,有长期固定客户;其次初步建立互联网销售渠道。

三是“小户”,这是相对于大户而言,制作量不多,有自己联系渠道批发,也有转手给销售大户的情况。小户基本为身体条件差的老艺人。

四是“代工户”,他们由于人手少、技术弱、销路不畅等原因,主要做半成品泥坯,再转手给其他大户。


  实物及其意义

据村中老艺人们回忆,即便是建国前,聂家庄热销的泥塑品种非常有限,体积也都很小,主要有老三样:《泥老虎》《摇拉猴》《叫鸡》,另还有一种《小吧嗒》。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往后,泥塑越做越大。

“文革”后,在姜庄镇文化站和县文化馆泥塑学习班上,艺人们恢复了历史曾经有过的泥塑品种,并且创新了一批新作品,期间试做了高达三四十厘米的特大泥老虎。


作品《特大号泥老虎》,模具泥土空心成型,尺寸约:高40厘米,宽26厘米,厚55厘米。


微信图片_20170916180930.jpg                微信图片_20170916180924.jpg  微信图片_20170916180927.jpg       微信图片_20170916180933.jpg


这件作品的原型,是20世纪70年代末聂家庄艺人们的传统小泥老虎,整个作品分为前后两部分,中间以软材料皮腔连接,腹中装有芦苇哨子,前后拉动能发出“呜呜”鸣叫。这件大泥老虎现在成为了聂家庄几乎所有艺人们的代表性作品。该作品内部装了经过改进的双响哨子,为了丰富视觉效果,在泥塑彩绘画区域内增加了更为复杂的装饰元素。作品形体塑造饱满,形体无论从哪个角度观看,竖直的双耳、高扬的眉弓、乌黑的双目,下张的大嘴,敦实的双足,每个局部边缘线都呈流畅浑圆的外弧线,这直接源于模具“子儿”的制作质量。整件作品正面,有上五官、下胸部团花两个视觉核心。泥老虎脸部,滚圆乌黑双目,边缘勾以流畅飘逸的细线,形成了灵动的眉毛和下眼袋,即刻能抓住观者的视觉而成为焦点,可谓“点睛之笔”。黑色下拉的嘴唇,以白线挑出锐利的胡须,配以内敛的红色血盆大口,与双目配合,营造出威猛而又可爱的老虎形象。胸部的装饰中心大牡丹花只用了了几笔,即“涮”出了花头、花瓣的结构和滋润形态。花头每侧三片绿叶也足见其画工,穿插疏密得当,叶尖有开有合,叶子边缘锐如剃刀。

在民间,聂家庄老虎的最主要含义在于两点,一是在山东方言中“虎”与“福”谐音,逢年过节,请“虎”即为请“福”,送“虎”即为送“福”。二是老虎是百兽之王,之所以能高高在上,因为它有降妖辟邪的能量,请一对老虎到家中,能起到镇宅、驱邪的作用。拉响式泥老虎来源于锅子花的单体造型,过去聂家庄泥塑销量最大的老虎、叫鸡、叫猴等,都属于这类,这些能够直立的立体造型,正好为锅子花提供良好的燃放载体。


                   摇拉猴1.jpg                                   微信图片_20170916180906.jpg

                                           《摇猴》                                       《叫鸡》


作品《摇猴》,当地俗称“摇拉猴”“皮猴”,这是一种长约12厘米的双体连接式的泥土小雕塑,多为儿童玩具。泥塑上体为猴头和身体,下为猴腿,也是摇动的小把手,中间以皮腔连接,基本原理与泥塑叫虎类似。玩耍时,捏住猴脚把手摇动,上体在重力作用下挤压皮腔,使顶部的哨子发出有节奏的响声。皮猴结构,有两点与泥老虎区别,其一是需要加装内置弹簧。而摇猴形体上大下小,把手面积很小,一般不能直立,摇动时皮腔的强度实际上不能支撑上体重量,加入一个由细钢丝弯曲而成的小弹簧,则无论如何摇动,皮猴静止时候都能呈完整的直立状态。

作品《叫鸡》,模具泥土空心成型,底部装芦苇哨子,鸡足部开吹气孔,作品尺寸约:高14厘米,宽10厘米,厚5厘米。在聂家庄,老人们都称之为“大公鸡”,属于“老三样”中的重要品种。这件作品有相对明显的写实倾向,形体塑造为标准的立体圆雕形,鸡头高昂,尾部较低,与头部形成高低呼应,整个形象有引吭高歌姿态,头部上下鸡冠形象具体,通体涂抹黄底色,绘制区域主要分为鸡翅和鸡尾两个中心,通过抽象红绿粗线条的穿插,表达出羽毛的走向。

可以说,聂家庄最为畅销的传统“老三样”,即老虎、猴子、鸡这三种动物形象在山东各泥彩塑产区的重复出现,正说明了这些造型符号受认同程度,甚至,推而广之,它们其实是山东几乎所有民间美术通用的有效符号。


                            母子喜财.jpg                                捧盒孩 (1).jpg

                                      《母子喜财》                                                                    《捧盒孩》


作品《母子喜财》,作者聂希蔚,模具泥土空心成型,尺寸约:高22厘米,宽14厘米,厚7厘米。这是一件基于聂家庄传统造型发展创新的作品,也是聂希蔚的人物代表作。作品取材主要有两层含义,第一是吉祥招财,第二是富贵有子。这件泥塑共用两套模具,孩子头部为活动件,有一套单独模具。泥塑刻画了一位民国妆饰的女子,双臂微曲怀抱儿子,半盘腿坐在炕沿边。人物整体形象塑造有几个特点:首先,与山东其他地区泥塑相比,手法有较为明显的写实倾向,绘制手段精细而复杂;其次,主体人物头部较大,与身体比例约为一比三,形象在写实中包含着明显的无意识夸张,主体人物俏丽而可爱;再次,形象有典型的民间泥塑形体塑造的“压缩”感,也就是基于模具批量生产的脱模工艺要求,而将整个雕塑做成半圆雕、半浮雕的扁平造型,重点在于前面半边刻画,后部形象几乎不做具体交待。

作品《捧盒孩》,娃娃形象左右姿势中轴线对称,双臂微曲捧黄色盒子,下肢盘曲呈端坐状。头与身体比例约为一比四,与山东其他类似娃娃泥塑相比,头部较小,有成人化倾向。人物面部塑造立体感较强,五官形象有相对清晰的交待,彩绘更进一步强化了脸部作为视觉中心的意义,眉毛眼睛弯曲、开合、走向等都有严格的形体倾向节奏感,很好地表现了人物笑容可掬的憨态,加上皮肤经过“涮”色,透明而红润,充分凸显出孩童的天真烂漫。人物衣着配色延续了民间最经典的红衣绿裤,只是在衣裤边缘用黑色连续纹样、团花纹样装饰。整体上看,相对其他地区大批量生产的“粗货”泥塑,这件作品有明显的细腻清晰、严谨工整的特点。


 工艺

  聂家庄泥彩塑制作工艺主要分为:和泥、磕货、割货和修刺、晒货、做哨、搓货、糊货、粉货、画货、翻模等10大部分,每个总步骤中又细分为若干手续,完成一批泥塑总共约需五六十道手续。

以上除了最后的翻模工艺并非每次都需要,表格包含了聂家庄最具代表性的泥老虎的全部工序。艺人们徒手捏制的单件泥塑,并不是作为量化的产品,因此工艺具有极大随意性。

 (一)和泥

聂家庄泥彩塑所用泥土,当地人都说最好的是“红冈土”,色泽棕红,杂质少,成泥塑性良好,制成的作品表面细腻,不断不裂。艺人聂仁传说,他现在都用分别取自村中两个地方的泥土混合,一种是颜色偏红土,另一种是常见的黄色土,红土与黄土比例为二比一。全部红色土做成泥塑收缩率很大,做大泥塑极易开裂,黄土沙性大,不易成型,两种土混合后能很好兼顾做坯的需要。


混合图.png

   

 (二)磕货、晒货、搓货、做哨

制完泥土就可以做坯,当地俗称“磕货”。磕坯所有原料和工具如下:湿泥,印坯耗材;石膏模具,印坯主要工具;干泥土粉,脱模剂;废旧脸盆,盛装干粉;大木头板,打制泥片;油漆小铲,去除木板上余泥工具;竹片刀,刮余泥;芦苇杆哨子通。        

 

               01.jpg     02.jpg       03.jpg 

                             取泥          磕货的基本工具       晒货  晾干


                    04.jpg  05.jpg   07.jpg          

                                     搓货             做哨                               剪哨


耗材和工具中,干粉子脱模剂值得一提。中国各地模具复制泥塑工艺,都必用某种脱模剂,目的在于避免湿坯和模具粘连,比方说我所见的山东苍山小郭村就以草木灰作为脱模剂。聂家庄艺人们用的灰粉,是将做泥塑的红冈子土晒干,用工具敲碎,再经过细纱网筛子过滤。

做完的坯经过修刺和干燥,中途有一个“搓”的工序,艺人称之为“搓货”,当地俗语叫“搓出老底子”,就是将晒干的泥塑在手中逐个搓揉,用手掌老茧将干坯表面的毛刺、灰粉去除,以便在粉制时,使得坯体与接皮子胶水、白粉紧密结合。

声响亦是高密泥老虎的一大特点,除了《小吧嗒》之外,凡是能发出声响的泥塑内部都装了一种土制芦苇哨子。做哨子是单独程序,制作时间安排比较机动,一年四季闲暇时间都可以。哨子主要原料为芦苇杆,聂家庄周围无大面积河流和水塘,故不产芦苇,艺人们都骑自行车去临近东北艾山屯村,那里有一家打简易房屋的芦苇匠人家中有售,每市斤两至三元。

       山东各地泥彩塑所用芦苇哨子原理和材料完全一致,都是以芦苇管为主要材料,上插纸舌头,依靠流过哨子管的气流带动哨子舌头振动发出声响。削哨子的刀多为艺人自制,取一截宽度3厘米的粗钢锯条,磨出锋口,另一端缠布条或者包厚纸缠绕胶带纸成把手。

熟练的艺人每削一只哨子管只用四刀,第一刀削平芦苇断面,第二刀割出哨子口约三十度的斜面角度,第三刀去除段口尖部的毛刺,第四刀压出哨子口夹纸舌的豁口。削哨子的刀法必须平稳、准确、利落,每刀下去只能一次成功,一旦修改,断口必定出现各种毛刺,这样的哨子则可能发声不良。

所谓“上哨”,就是给哨子管装上能发出振动声音的纸质舌头。聂家庄艺人一般都有专门做哨舌头的纸,称之为“油光纸”,过去没有这种专用纸,也用植物油浸润普通白纸代替,因而有了此名称。

聂家庄艺人们上哨子手法比较细致和繁琐,主要是要经过上哨和剪哨两个独立程序,上哨子一般都由家中耐心细致的女性成员完成。哨舌纸剪成一厘米宽度的长条,将割成的哨子管逐个并排插入纸片上,哨子排列成一个整长条,如成梭机枪子弹一般。剪哨子,当地称“铰哨”,就是用剪刀将哨舌头逐个剪开,并且修整圆滑。经过细致加工的哨子成品高,并且发声更清脆悦耳。

 (三)糊货、粉货

聂家庄泥彩塑哨子都用特制胶水粘接。艺人说,粘接哨子绝对不能直接用皮胶,皮胶收缩率太大,干燥后哨子与泥孔不能结合。专用哨子胶为白色,由皮胶、滑石粉、水混合而成,三者比例为一比五比五,也就是一份皮胶加五份滑石粉和五份水加热,调和为浓度较高的液体。

装哨子之前,都要对泥塑干坯的哨子孔作处理。艺人自制一种扁平方形断面的粗锥子,用这种工具探入哨子孔中,顶去余泥,随即转动,以便用棱角修圆哨子孔。选取粗细适当的哨子,放入口中轻吹,试验声响,调整哨子舌头,将哨尾巴塞入洞中,不能太紧,以防压裂芦苇,亦不能太松,以防胶水收不住哨子管。用一小竹棒取胶,在芦苇管中段转圈,使胶液在管壁上形成一个圈,压下哨子,使胶圈正好与泥孔相接。随后将之轻放在坯板上,逐个堆积,交错露出的哨子舌头避免相互触碰。

单独做完的泥老虎坯有前后两部分,最后需要通过一个能活动的皮腔连接起来,皮腔前后拉动,进出气流也同时带动哨子舌头振动发出富有变化的声响。聂希蔚告知,新中国建立前,做泥老虎都用牛皮纸,过去称之为“洋灰袋子”,就是水泥袋纸。建国后,试用廉价人造革,后来村中艺人们纷纷仿效,一直到今天形成了固定工艺。


                                08.jpg                       010.jpg          

                                                糊货                                               粉货 


糊皮子,当地称“糊货”,就是用胶水通过人造革片将坯体前后部分连接起来。糊货之前先要配制胶水。将皮胶颗粒置于小酒盅内,注水以漫过胶粒为度,将酒盅坐土制煤油灯上加温,捻小灯头保温,随时取用。

糊货与气候有密切关系,夏天气温高,涂抹在前片的胶水需要晾干片刻,通常是先涂抹6只泥塑的皮子,再从第一只开始一个一个地粘接。冬天气温非常低,胶水冷却凝固很快,涂上胶水的皮子立刻就要粘上,这样,就必须两人同时合作,一人负责涂胶,一人负责粘贴。糊货也分前后两个独立的流程,艺人们习惯的程序是首先批量粘接后部,再集中完成整个泥塑。

  糊完皮腔的泥老虎随时可以粉制,聂家庄艺人称粉坯为“粉货”。粉货都是主要用自制大羊毛笔涂刷,中途间或用“浸”的方法。聂家庄产品属于中国典型北方白底子类型泥塑,也就是做完成的泥坯都首先用白色将泥土本色覆盖,再作其他颜色彩绘。据村中老艺人们回忆,过去粉泥塑的白粉子,是出产于临近平度县的一种成块状固体,每年不定期有商贩用独轮车送至村中售卖。

粉制泥老虎时,一般夫妇二人围着粉子锅合作,丈夫将泥塑老虎腚部“浸”入白粉浆中,随手将老虎的前爪挂在锅边,沥去表面多余浆液,如此反复,直至锅边挂满了小老虎,妻子则拿软刷子将沥尽余浆的泥塑表面逐个涂刷均匀,再放置在一旁的坯板上晾干。每批次泥塑老虎,都是先粉制后部,再批量做前部,前部工艺同前,只是没有“浸”坯这道手续。泥老虎嘴部有两个出气孔,浸坯会使浆液漏入哨子内,所以必须全部用软笔刷色。大老虎粉制时,因为重量大,不能用前爪挂住锅边缘淋去余浆液,故艺人们又发明了一种滴漏架子搁放在锅边缘,使得表面余浆漏入锅中。

 (四)画货

粉制成白色的坯体干燥后,随时可以进入彩绘程序,当地土语为“画货”。艺人们一般不会将白坯放置很长时间,通常是粉制一批随即集中精力全部画完。聂家庄艺人们所用的颜料多样,传统颜料是品色,现在大部分艺人都用水粉颜料,极少数用丙烯颜料、国画颜料,但是彩绘中,通常桃红色“涮笔”多用效果更为耀眼的品色。也有部分艺人间杂使用品色和水粉颜色,就是同一种泥塑中,部分颜色是品色,部分为水粉色,一般以后者居多。


                            013.jpg                       014.jpg

                                             画货                                                      画货


以泥老虎为例,彩绘基本着色顺序是:一、描黑眼圈,二、点黑眼睛,三、涮桃红,四、画大红,五,画绿,六、涂黄。以上先后顺序也只是一般性规律,有时艺人们也因合作者需要,或为了提高效率,而采用非常机动的顺序。另外,特大号泥老虎还有棕色项圈、寻粉、喷绿色等后续工艺。

泥老虎眼睛黑圈绘制技术要求最高,小老虎每个眼圈仅仅一笔,完全呈螺旋状,从眼袋旋转到眉弓,必须一气呵成一笔到底,高低、弯曲、走向、对称,所有一切都在瞬间完成。正因为此,聂家庄艺人家庭中,几乎全部由男性户主担当此任。大老虎眼睛结构比较复杂,通常分上下眼睑,上下两笔分开,因为线条长度加大,难度同样也非小泥塑可以相比。上下眼睑之外还加以流畅飘动的睫毛,分别向两边张开,这些方向性很强的排线,能充分提升老虎威猛神气,却又不失调皮可爱的造型效果。

高密泥塑涮笔效果与民间鸟字画的笔法可能有一定渊源,鸟字画所用的笔由硬质卡片纸制成,写字时一边蘸颜色,一边蘸水,在纸张上形成浓淡变化的宽笔触。另外,聂家庄所在的姜庄镇,也是高密扑灰年画艺人们的聚集地,镇北数公里棉花屯附近,过去集中了高密最好的民间画手。高密扑灰年画中也用涮笔,并有“涮脸”“涮手”工艺,工艺与泥塑艺人们所用的如出一辙。

聂家庄泥塑工艺,凝结了祖辈艺人们不断的经验总结和技术改进,历经数十道逻辑环环相扣的手续,至此,将犹如产品一般的成百的泥塑大军呈现在人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