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统与当代审美的结合探索 ——张錩先生的彩塑艺术


作者:赵健磊


2015年7月8日,泥人张北京支彩塑艺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主要展出了“泥人张”第四代,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张錩教授的近年力作和部分弟子的作品。

作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杰出传承人和中国传统彩塑代表人物的张錩先生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前身)渊源极深。这所被称为中国当代设计和现代工艺美术摇篮的国际知名学院,非常重视继承传统工艺和民间美术,在建院之初就设立了泥人张面人汤艺术创作室,这对于学院的学术体系构文化面貌底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张錩先生的父亲张景祜先生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并主持“泥人张艺术创作室”,他本人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32年,儿子、女儿也先后就学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一家三代都与这所中国顶级的艺术院校结缘,而这缘分的纽带就源自在中国艺术史上赫赫有名的三个字——“泥人张”。这个180年前创立于津门的艺术世家,迄今为止已经传承了六代,家族的兴衰跌宕,就如同一部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

“泥人张”的彩塑作品同中国传统绘画有着极其近似的特征,都不以写实作为终极目的,更多的是强调符号化。二者都不贵其“似”而贵其“真”;不贵其“形”而贵其“意”;不强调瞬间的真实场景而关注全局的融汇贯气;不苛求比例结构的精准而追求意象情怀的共性通达。这些审美的意趣,都是根植于对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理解,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濡染。“泥人张”声名百年不坠,家学渊源,人才辈出,有着巨大的艺术感染力和社会影响张錩先生便是这个泥塑世家第四代传人中的佼佼者

时光荏苒,张錩先生今年已经七十有二从艺六十年的脚步与轨迹,见证了他将传统技艺背景和现代学院派的教学相互融合的探索与尝试,他的人生态度和学术风范,堪称德艺双馨,这不仅将个人的艺术生涯推向了一个又一个高峰并且作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灵魂工程师,他的成就给予后学以极大的启示和影响。


继承传统与勇于变革

张錩先生自幼随父亲学习泥塑技艺,数十年来一直刀笔耕耘,勤奋不辍。即使是在文革期间,他也没有丢掉自己的业务,籍由当时宣传部门的需要,他参与了大量样板戏泥塑制作,以及其他许多革命历史题材的作品创作他曾经谈到他的这一段人生经历,觉得在文革动乱的十年最大的庆幸是没有耽搁自己的业务学习,一直有机会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进行创作和实践。在那样的一个时期,这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无疑是极其幸运的。早期的创作中,充分利用泥人张传统技艺手法作品中中体现出他扎实严谨的创作态度和写实主义的创作风格,塑绘结合,题材多为贴近社会生活的典型形象,如“火烧望海楼”、“老舵工”等作品这一时期创作更多倾向于对“泥人张”优秀技艺的继承和总结并且在题材上进行拓展。

艺术大师李可染曾经说过,艺术要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更要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而就我个人所见,张錩先生在艺术上的成就高峰来自于他在中央工艺美院任教期间的艺术创作,特别是对“泥人张”艺术如何与现代观念与审美相结合探索和实践这得益于中央工艺美院创立的装饰艺术理论与研究这一艺术研究体系中央工艺美院独特的学术背景和学术基础,在这样一个大的学术环境的熏陶之下,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张錩先生将装饰艺术的理论融进了泥塑的创作之中,在“泥人张”传统艺术的基础上,融入了 “写生变化”的现代装饰艺术创作的方法。通过提炼、夸张、想象、组合、添加等手段,从自然与生活中寻找生动鲜活的素材,自然形态变化提升到艺术形态,凝练出完满而富于变化的艺术形式,表现大自然的形态之美、色彩之美、生命之美,体现艺术表达的简约之美,造物的智慧之美。他的作品不再仅仅拘泥于人物形态的写实再现,而是更多地融入了形式美的感受,造型上更加主观自由,逐渐脱离了自然主义的表现手法。同时追求强烈的装饰性和现代感,颠覆了传统的造型观念,进行了非常大胆地尝试。在这期间,他陆续创作了“少数民族系列”、“十二生肖”、“阿福”等作品,令人耳目一新。通过这些艺术的实践,张錩先生逐渐确立了它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那就是结合现代设计艺术的当代“泥人张”风格。

对于他的大胆尝试,有许多人视为离经叛道,也引起很多的不解和争议,这在一名艺术家的成熟过程当中,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对生传统民间艺术之家有着“泥人张”第四代传人光环张錩来说,这个问题却是更加敏锐而强烈罢了。

进入新世纪,张錩先生又进行了一系列新的尝试,更进一步深入研究艺术手法的转换与融合,在他的新作品《聊斋系列》中,将每个聊斋故事凝汇到一组雕塑当中去,构图上利用构成观念将物象时空进行综合,将典型人物、叙事情节进行归纳,用巧妙的构思融合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塑造手法上偏重于“泥人张”传统的人物造型手段,我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艺术面貌,我个人认为,这是他在艺术历程上的又一个新的高峰, 达到了“从心所欲,不逾矩”挥洒自如的境界。


根植民间与融入当代”

“泥人张”是原汁原味的民间艺术形式,在天津至今还流传着“泥人张”许多精彩的传奇故事。作为“泥人张”第四代的传人,张錩先生谙熟“泥人张”塑造和彩绘技艺,并且有着深厚扎实的功底和极高的造诣。他曾历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顾问,彩塑专业委员会主任等职务,曾获“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称号他的艺术深深植根于民间,源自对于“泥人张”家学技艺的深刻领悟与体会。但在“泥人张”艺术的继承与发展上,他却并不因循守旧,他认为传统的泥人张作品虽好,但表现的毕竟是一百多年前的社会生活,“泥人张”不能只是一味的模仿甚至复制前辈的作品,艺术发展当随时代在许多方面进行了尝试和创新无论从题材、材料、形式、空间、色彩上,他反复实践,大力拓展。

张錩先生用他的艺术实践向世人展示出民间艺术与现代审美结合的全新视觉体验,在他的作品中,你既能体会到传统“泥人张”技艺手法的神韵,又可以感受到色彩学、构成学、装饰艺术乃至许多其它国内外姊妹艺术的影响。他在传统“泥人张”的具象艺术和现代抽象艺术之间,寻找到了一座介乎二者的桥梁,一种“意象”的精神本质,一种新的创造思想和创作方式,它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和表现空间,艺术家的意志和思想,形式美的艺术法则被更高的凸现出来。将这些化而为一,就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全新的艺术面貌。这一艺术面貌,非但不显突兀,反而水乳交融,融会贯通,形成了他独有的当代“泥人张”艺术风格他的作品也受到了业内人士的好评与重视,许多作品都具有重要的影响力。彩塑《阿福》被选定为92'中国友好观光年吉祥物 、《彩兔》被国家邮电部选为生肖兔票原型 ,《中华世纪龙》获世界科学与和平周、中华世纪龙大型系列活动一等奖等。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他在业务上的精益求精和开拓进取。

在这次展出的作品当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张錩先生近年来的新作《聊斋志异》系列,在这一系列作品中他选取了《小谢》、《晚霞》、《罗刹海市》、《画皮》、《聂小倩》、《庚娘》、《宦娘》、《荷花三娘子》、《促织》、《鸽异》、《陆判》、《西湖王》、《王成》、《窦女》等十四组故事进行创作。他将中国传统文人绘画审美的情怀和标准融入到创作当中,其作品风格既延续了“泥人张”传统造型手法的精髓与审美,同时也融入了学院化的造型特点,将“泥人张”彩塑艺术以当代化的面貌予以呈现。

其中《荷花三娘子》一组,表现了荷花三娘子腾空飞去,男主人公竭力挽留,下半部是体现人物身份和情节的荷花造型及僧人托钵。构图上将故事的情节有机的进行结合,并且将不同时空的场景融合在同一画面中,体现了作者的匠心。整体造型熟谙意象手法,人物在表现上并不拘泥于写实,更多地呈现出一种民族性的装饰之美。人物的形象不强调个性化,而是继承了中国传统的符号化特点,不重其“似”而重其“意”。色彩上上半部清新亮丽,下半部沉稳厚重,更烘托出荷花三娘子飘飘欲飞的动感。

而《宦娘》一组则采用了中国民间惯用的适形构图,以古树围合成背景的圆形,前景表现了三位主人公和谐共奏的场景。原著中宦娘善长弹筝,而男主人公擅长弹琴,但就表现效果来说,两种乐器非常类似,作者有意将宦娘的乐器改为弹奏琵琶,这样主体人物就显得具有高低错落、纵向与横向的变化。三个人物的组合有序、疏密得当,与背景形成了呼应与统一。

由张錩教授的新作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民间与现代并不矛盾,从民间艺术中发掘现代,用现代手法去诠释民间,民间与现代的和谐交织,便构成了一曲曲美妙的旋律。


“家传绝开放包容

张錩先生是“泥人张”第四代的代表人物,一位杰出的艺术家,继承和弘扬“泥人张”艺术是他的责任和使命。除此之外,他的另一个重要的身份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传道授业解惑”是他的使命所在。自“泥人张”创始至今,接近二百年间,张氏家族已经发展成一个大家族。但这个家族的发展道路也伴随着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兴衰起起落落。早期的“泥人张”秉承家族式的制作方式一直处于一种家传秘籍式的传承形式。长幼相继,口传心授,甚至有着传子不传女,穿内不传外的因循旧习。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当代的“泥人张早已打破了家族传承的羁绊,对外招收学员,传道授业。特别是张景祜和张錩父子先后任教于中央工艺美院这门家族的艺术更加成为社会的艺术,先后培育出一批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和高级进修生张錩先生所承担的“彩塑创作” 课程还被评为清华大学百门精品课程之一,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泥人张”的技艺是家传的绝学,而要将这些几代人钻研的心得与社会共享,需要的不仅是教育的热情,更需要开放包容的胸怀。在这一点上,张錩先生一贯秉持着毫无保留,互通有无的理念,“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是对他多年来教学生涯的最佳诠释不管是在高等院校还是在国外讲座,现场的示范创作是他的拿手好戏,学生们也有幸亲眼目睹“泥人张”的技艺绝学。对于同道后学,从来不吝于专业上的交流与帮助,不拘于门户之见。他认为“泥人张”艺术的活态传承,不应当排外,传承不仅要依靠每一个家族成员,更要依靠每一个热爱并学习“泥人张”艺术的从艺者,这是一个“大泥人张”的概念。无论是不是张氏后人,只要曾经在“泥人张”门下受业学艺,有志于泥塑事业,都可以将“泥人张”的艺术发扬光大,更好的为弘扬传统的民族文化艺术做出贡献

最后,我想可以这样一句话来形容张錩先生在艺术道路上的孜孜追求的历程。那就是:用手思考,塑世间仪态万千;心创造胸壑快意波澜。祝愿他能够在艺术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辉煌。